嬴政有耀

一只耀厨,沉迷billdip,三日鹤,德哈,冬巡,all金

【all金】晶石所指之人(序)

【逃离奥荼前的安迷修】 

    清晨的阳光一寸寸透入屋内,空气还有些微凉。直到阳光把整个屋内都照亮,倚靠在窗前的安迷修才缓缓起身,揉开了蹙着的眉头。 

    他走向床沿,从枕头下抽出了一张有些发黄的纸,上面写着几行黑字,还有一个金色的印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奇异的光芒。

     “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他就这么默念着,眼里一片复杂。 

——————————————————

【金的记忆碎片】 

    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又带着我扔掉的晶石出现了,只是这次他用一条黑色的细绳穿过了晶石上的一个小孔,做成了一条项链。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晶石隐隐透着淡棕色。

     “戴着它吧,当你遇到了对你而言重要的人,它就会发出相应的光芒。也许,它可以帮助你找到秋?” 面具人的声音总带着蛊惑人的力量,但这一次,他很平静,他似乎预料到了这次一定可以成功。  

    我也觉得,这一次,我不该拒绝他,不单单是姐姐的原因,我也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除了姐姐和格瑞,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人吗?

——————————————————

【格瑞的日记】 

    金从未放弃过寻找姐姐。但我答应过她,绝不会泄露关于奥荼的任何信息,如果有一天,金知道了真相,会怎么看待我呢?

 ——————————————————

【嘉德罗斯】 

    硕大的办公室内,只摆放着一张办公桌和座椅,座椅上的男孩正随意地把玩着手中的布偶,听着属下的汇报。 

    “嘉德罗斯大人,暂时没有查到关于奥荼新首领的信息。”雷德捧着电脑,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切,又是一只虫子。奥荼那点地方,扫平都不用耗费什么力气,神秘兮兮的,有什么好掩盖的。”嘉德罗斯只是冷哼一声,傲慢和不屑毫不掩饰。 

    雷德默默起身,要转过身去,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却从天而降,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购买的布偶(九岁儿童适用款)。


     “还有下次,不要送给我什么布偶,太丑了。” 

    背后传来九岁儿童的吐槽。


 tbc
【脑洞大开的设定】
1)奥荼是几座山丘包围的神秘而历史悠久的城镇,与外界隔绝。只有奥荼族的人才可生活于此,族内推崇女尊男卑,具体原因不明。

龟速更文…

【欢迎点梗】

为什么这么久不更新呢?
因为没有灵感(懒)
欢迎点梗
这里是阿政,大概吃这些cp
APH:好茶,金钱,极东,美食,红色等和耀有关cp(毕竟是耀厨w)
凹凸世界:和金有关的cp都可以。
刀剑:三日鹤
宝石之国:冬巡
怪诞小镇;billdip

HP:德哈
嗯大概就是这些了吧,如果是除以上cp以外的其他cp也不是可以,我会努力的。


【billdip】与恶魔交易是一件危险的事

久违的更新。
终于想起了自己的lof账号(
ooc预警
不想虐dipper,所以想写小甜饼
剧情发生了改动
原本打算bill各种折磨小松树,强迫式爱恋,各种曲折。
现在这是一个bill魔王大人辛苦追妻的故事
bill也有内心柔软的部分:)
——————————————————

005 

“只是一个深吻就受不了吗?”
“灵魂深处的恐惧加上心理上的厌恶,身为外交天使的小松树又给自己包裹上淡漠的外壳,可揭开这层伪装,不过是一个善良而脆弱的孩子罢了。”
“真是个矛盾的个体…也是个有趣的玩具…”
bill温柔地将dipper抱离温泉,并暂时安置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他一边抚摸着dipper的脸颊,一边忍不住发出感慨。

 ——————————————————

006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bill的自言自语。

 bill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魔王大人,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门外又传来声音。

 “本王知道了。”

bill在空气中微微摆手,原本昏暗的房间瞬间亮了起来,这让dipper在睡梦中微微皱眉。

 bill突然愣住了,这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许多用尽一切手段爬上他床的男男女女。尽管自己对这些人不敢兴趣,但他也总好奇这些人又能想出什么新花招,他最喜欢假意中计,在对方向自己展露自己最赤诚的一面时,将其斩杀。 

这张床不是被摆满道具,就是被洒满花瓣,可从来没有哪个时候,只是躺着个单纯睡觉的人。 

他突然不愿意动dipper了,虽然大多数时候他愿意摧毁光明,可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深陷黑暗许久,而短暂的,弱小的荧光就这么闪烁,倒也不错。

 bill叹了口气,轻轻地弹了弹dipper的额头。 

“3,2,1…”bill轻声倒数。

 三秒之内,dipper果然醒来了。 

bill发誓:这绝对是我活这么久以来最温柔的一次唤醒他人的做法。 

——————————————————

007

 “这种毫无防备的样子可真可爱,小松树,为什么你总能轻易地撩拨到我的心呢?”bill揉乱了dipper的头发,语气满是戏谑。 

“走开。”dipper摇了摇头,打开了bill的手。

 “晚宴就要开始啦,走吧,我的小天使。”bill展开双翅,在dipper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将人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

 “!”dipper一下没有太适应高度,下意识地用双手抱紧bill。 

“真是主动呢。”bill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却没有再趁机吃豆腐。 

意料之中的收获了dipper掩饰得极差的瞪眼。 

撩一个什么也不懂还硬装高冷的天使真的是一点成就感也没有。

 ——————————————————

008 

dipper只当bill和自己一切的接触都是为了羞辱自己,虽然他并不是很明白bill的意思,但是只要展现自己身为外交天使的大气和成熟,就没问题了吧? 

bill抱着dipper出现在大厅,但他选择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

 “小松树,你真的很讨厌恶魔吗?或者说,你讨厌我吗?”bill缓缓飞落在地上。

 “…” 

“想象一下,假如我不是魔王,也无视天使和恶魔之间的纠葛,你会讨厌我吗?我要的答案不是一堆傻气的客套话,它应该来自你的内心,dipper。” bill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说这些傻话。

 “我,当然讨厌你!你一开始骗我,之后还欺负我。我怎么可能忽视天使和恶魔之间的纠葛…”dipper瞪着眼前收起翅膀的恶魔。

 “好吧,意料之中的答案呢…但是dipper,有时候暧昧是我的一种手段,但我只真正亲过你一个人。”

bill耸耸肩,张开翅膀,飞到大厅的中央,这才是他该在的位置。 bill扫视了一圈,果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可是我的心脏,为什么有一处空洞?

tbc

【米耀】利益婚姻

chapter4
本章为过去篇,主要是本田菊给王耀留下的阴影。
“菊的父母都是很伟大的科学家”
本田菊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听着周围的人重复地说着这句话。
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他被抛下,也没有人告诉他他父母的死因。
本田菊不论问多少次,只能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他们死于一场实验室的爆炸。”
不管本田菊如何追问,大人们总拿这句话来应付他。
他只能看着一张照片,盯着照片上两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如果不是几分相像,本田菊无法相信照片上这两位陌生人是自己的父母。
他的大脑无法编造出一丁点的童年记忆。他的心里空荡荡的,对着死去的亲人,没有任何情感,他觉得很愧疚,一种罪恶感久久无法散去。
王黯应该早知道这一点的,而不是让本田菊和王耀待在一起。
————————————————
知道自己父母真正的死因并不是什么难事,在本田菊第一次走进修复后的父母生前工作的实验室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被王黯掩盖的丑陋真相。
尽管那本日记本藏的很隐蔽,但发现它不应该是什么难事。
王黯根本没有用心处理,他根本不把自己的父母与自己放在眼里。
本田菊这么想着,心里突然多了一丝恨意。
回到家后,本田菊立刻锁上房门,打开了日记本,这是一个常见的日记本,让人无法起疑心。但它可以录音录像,存储东西。
本田菊生来就继承了父母的天赋,对于科技有着无穷的兴趣。
当他发现日记本的密码是自己生日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欣喜的。不过日记本所记载的内容实在过于沉重。
自己的父母本是极其有天赋的科学家,在新型抑制剂的研究中意外发现了可以改变人类亚性别的物质,但这种东西被发明出来,有利有弊,不确定因素很多,他们的好友王黯却愿意出资金支持。但很快,他们意识到,王黯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些东西流入黑市以高价卖出,获得利益…
日记本只记录了这些东西,储存了一瓶绿色的药剂。
本田菊的身体因为恨意而颤抖了起来,负罪感找到了归宿。
他要毁掉王黯。
于是,单纯的王耀成了复仇计划的牺牲品。
————————————————
噩梦从王耀的12岁那年开始。
王黯因为工作关系经常不在家中,王耀经常和本田菊待在一起。
王耀不知道本田菊对自己注射了什么,他希望能离本田菊远一点,王黯却总把他的求救当小孩子的胡闹。
他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小了,本田菊可以轻易地把自己拽进房间里。
“你是个omega,王耀,你应该学会如何取悦一个alpha。”
“放心,我们不会真的做。”
“但我会在你的身体上留满我的痕迹。”
TBC
寒假2月3号才放qwq,过去篇应该会有2、3章。

【billdip】与恶魔交易是一件危险的事

004
不得不说的是bill真的很会享受,温泉池四周墙壁上的饰品都是五颜六色的宝石,闪着奇异的光泽。水雾弥漫着并带着些温度,这无疑温暖了dipper。
dipper不禁感慨bill真是奢侈啊。
而bill默默地欣赏着dipper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温泉池一边又要使自己平静的变扭模样。

这真是太可爱了,bill想。
尤其是dipper开口说了句:“魔王大人真是奢侈呢。”

那种装出来的高冷腔调让bill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哧哈哈哈,松树,你真的太有趣了。”
“··· ”
“先来好好的享受温泉吧。”bill直接把dipper推下了温泉池,溅起了不少水花。
“喂!”dipper浑身湿透了,在温泉池里站起身,但由于身高问题,水池还是漫到了dipper的腰际以上。
“那副老成的样子不见了呢,伪装出来的冷静外壳下,是只胆小的喵咪啊~”
dipper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面对克星,而且还是最强的克星,dipper怎么能不害怕。
“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那么虚伪的,kid,你知道的,你在我的面前,任何伪装都会被我揭下,而且你并不适合圆滑处事,那副变扭的样子,真是可爱啊~”bill用手勾起dipper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
“你!”dipper感觉自己有些丢脸。
“而且,kid,你的戒心也很差呢~拥有这样的容貌,你难道没有注意过那些盯着你的目光吗?还好你之前都是与高贵的精灵的交易啊···”bill的手顺着bill的下颚往下。
“你要做什么!”dipper的翅膀突然出现并展开,将自己包裹起来。
“天使真的是天生受人欺负的啊,翅膀虽然看起来很有力量,但也是你的弱点不是吗?这么急地想取悦我吗?”bill温柔地抚摸着dipper的翅膀,满意地听到了dipper的喘息声。
“放开!我讨厌你!!恶魔真是令人厌恶!凭什么!凭什么天使要被你们这种恶心的渣粹欺压!”dipper的声音有点沙哑,甚至破音。
“呵,终于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了不是吗?我很满意。”bill不怒反笑,只是力道大了些。
尽管是被自己逼迫出来的,但bill觉得非常愉悦,他向来喜欢破坏那些美好的东西。
身体的灼烧感很快袭来,dipper无力地跪在温泉池里。
“哈哈哈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模样,这样痛苦的神情像极了每次来维和的天使们,你知道你现在有多美丽吗?”bill自己也下了温泉池,把dipper抱起。
“放开我!无耻的混蛋!”dipper无力地推搡着bill。
“啧,我会让你求我抱着你的,我可以让你摆脱这种感觉。”bill粗暴地吻上dipper的双唇。
dipper的灼烧感立刻消散,几乎是求生的本能,他主动地探入bill的嘴唇,不管bill有没有想要推开他的意思,他都不断地再次深入这个吻。
“well,我很满意你的表现。”bill在dipper终于停止索求后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掩上dipper的双眼,让dipper在自己怀里昏昏沉沉地睡去。

TBC
哇这章真的有点重口,bill大人这是在给自己未来的追妻之路增加难度。


【米耀】利益婚姻

chapter3
在亚瑟的坚持下,阿尔才勉强走出医疗室,当然不忘给亚瑟一个充满敌意的眼神。
“咳…好的,王耀先生,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亚瑟尴尬地咳了咳,喝了口红茶。
“很久以前我们见过面,虽然你当时还未显现性别属性,但你决不可能是omega。”亚瑟盯着王耀,想要从中找出破绽。
王耀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似乎想起了不太好的回忆。
亚瑟见自己找对了方向,便继续了下去。
“这和你的继父应该有关系吧。”
“…”
“或者,是你那个弟弟,本田菊?”
王耀的身体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指甲嵌进肉里,流出了鲜血。
“王耀,冷静下来。王耀!”亚瑟没想到王耀会有如此大的反应,那么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他用手抑制住王耀的自残行为。
“放开我!”王耀挣扎着,打开亚瑟放在自己双肩的手。
“王耀!”亚瑟发现情况有些失控了,但他现在必须让王耀冷静下来。他一把抓住王耀的双手,用力扑倒王耀,让王耀的身体倒在病床上。
本以为王耀会更努力地挣扎,甚至打伤自己,亚瑟闭上了双眼,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眼睛受伤。可是躺在床上的人却平静了下来。
亚瑟疑惑地睁开双眼,只看见王耀看自己的眼神是飘忽的,看起来好像看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好看的琥珀色双眼里满是恐惧与哀求,泪水早已流下,王耀的声音颤抖到亚瑟几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本田……菊……放了我……求…谁来救救………我”
亚瑟正为他所得到的信息震惊,阿尔弗雷德此时破门而入。
“亚瑟你…!”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的所作所为本要骂出口的话却在看到亚瑟一脸思索的表情而卡在了喉咙口。
亚瑟也迅速起身,理了理衣服。
“救救我……”王耀一边哭泣一边重复着这句话,只是啜泣声使这三个字支离破碎。
“亚瑟!你真的是心理医生?”阿尔弗雷德看见王耀整个人绝望的样子怒火一下又来了,他顾不上王耀反不反感,二话不说把人拥进怀里。
王耀只是哽咽着,并没有挣扎。
“啧。阿尔弗雷德,王耀这病有些难办,先让他喝下这个吧。”亚瑟递给阿尔弗雷德一杯水,阿尔小心地喂给王耀并拿了绷带和药水给王耀处理伤口。
王耀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你都跟王耀谈了什么,没到几分钟他就开始大叫。”阿尔弗雷德搂紧了怀里的人。
“我之前见过王耀一面,对他有些了解,王耀他不可能是个omega!他们王家向来都是alpha,我好奇他这几年经历了什么,提及他身边比较亲近的人时,他对本田菊的反应十分激烈。阿尔弗雷德,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觉得本田菊可能对王耀做过很过分的事。王耀会变成现在这样,应该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原因,具体是怎么导致的,可能只有王耀清楚了。”
“……耀。”阿尔弗雷德的脸色不是很好。
“去找人调查一下吧。”亚瑟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嗯。”
————————————————
阿尔弗雷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抱着王耀回家的。
他的脑袋现在很乱。
耀他是为了逃脱本田菊的掌控才跟自己在一起的吗?耀和自己在一起也有王黯安排的,难道只是一桩利益婚姻?
那,耀爱我吗?
阿尔弗雷德无力地瘫在沙发上,他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把握让王耀爱上自己。
受过伤的王耀把自己关在心房里,阿尔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握让他敞开心扉。
hero很害怕,hero该怎么办?
此时,王耀的口袋里突然掉出了个东西。
阿尔弗雷德回过神,弯下腰捡起。
那是一张照片。
那是他和王耀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拍的!
照片里的王耀绽放着最灿烂的笑容。
当时他们不知道彼此的身份,没有王黯的干涉,王耀也不会排斥自己的靠近。
王耀会不会也喜欢着自己呢?
阿尔弗雷德像是得到了一个动力,把照片放回王耀的口袋里。
身为拯救世界的hero,我一定会拯救你的,我的耀。
————————————————
阿尔弗雷德在安顿王耀睡眠后很快就开始着手调查,很快便得到了调查结果。
“总裁先生,本田菊的父母似乎研究过一种改变alpha性别的药剂…王黯先生参与其中…”

TBC


哇不知道自己在写啥,ooc了


老人家日常感慨

无欲的仙人估计整个设定都会更改,不然ooc太严重了。
billdip的那篇得好好把握,剧情进展速度得把握好。
米耀那篇是一种新的风格,写那篇的时候感觉巨心疼耀耀和阿米。
将来仍然会有日常练笔这种脑洞。
想写一个中篇的all鹤,但是人物设定不是很确定。(三日鹤,一期河,鬼丸鹤以及狮子鹤
还想写一个法斯中心的中篇。(冬巡和月球!!
不会写刀子,写肉也不好吃,写着写着就没了。
希望能转变自己平白叙事的风格。
希望能填一填自己挖的坑。

【米耀】利益婚姻

chapter2
阿尔弗雷德没有想到王耀的那句话是认真的。
他一打开家门,就觉得不对劲了,甜腻的信息素充斥着空气的每一个角落。
“那个笨蛋!”阿尔弗雷德气极了,他狂忍住下身的炙/热,终于在卧室的衣柜里找了蜷缩的王耀。
“唔……”王耀的眼角染上了几丝媚/色,白暂的肌肤都呈现淡淡的粉红。
“你吃了什么!”阿尔弗雷德把王耀抱起,便有液体顺着阿尔的手臂留下。阿尔弗雷德很清楚那是什么。
王耀不断地磨/蹭着自己,双眼迷/离,一边想靠近阿尔缓解自己身体的灼/热感,一边又轻轻推搡着想远离阿尔。
阿尔弗雷德只知道自己的某个部位有些不妙。
“…阿尔,这样你就…哈…不会难过了……”王耀迷/离的双眼对上阿尔的视线,阿尔弗雷德轻轻吻了上去。
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但是阿尔弗雷德尝到了咸咸的味道,那是王耀的眼泪。
他感受到了,王耀愣了一下。

阿尔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下一秒,王耀就被扔进了浸满凉水的浴缸中,虽然有所缓解,但远远不够,阿尔弗雷德用双手解决了自己和王耀的问题,不带任何情/欲。他翻出王耀藏着的抑制剂和药片,都是最近新买的,阿尔大概扫了几眼,找了几片白色药片,给自己和王耀服下。

接下来的时间内,阿尔弗雷德避开王耀自己解决生理问题,他捂住耳朵,不想听到王耀的喘/息,他摔坏东西转移注意力。他必须控制住自己直到信息素的味道散去,他不能伤害王耀!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卧室被阿尔弄得一片狼藉。

王耀挣扎着从浴缸中站起,不适感已经消失了,是阿尔喂的药片起了作用。
“你在做什么啊!”阿尔弗雷德几乎是怒吼着说出这句话。
“阿尔对不起,阿尔…对不起。阿尔,你打我吧…我不想让你难过啊…阿尔你不要这么温柔啊……”王耀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阿尔弗雷德,那个摔碎所有抑制剂和王耀闹翻破门而出的人,为了尊重王耀,服下了抑制剂。
“耀,你别哭…用这种方式得到你,太卑鄙了,我不会这么做的,耀也不喜欢这样。”阿尔擦去王耀的眼泪,尽量忽视王耀轻微的排斥,阿尔把极度的失望藏在心底,尽可能地露出笑容来安慰王耀。
“呜哇阿尔,我真的很爱你……”王耀想做点什么来证明,可是他没法靠近阿尔。
“我知道的,耀,我也最爱你的。”阿尔弗雷德只能看着王耀的眼睛越哭越红,自己却只能看着,不能靠近。
他下定了决心,他一定要明白,王耀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二天清晨,阿尔弗雷德带着王耀去了心理诊所。
心理医生是个粗眉毛的金毛小哥。
“亚瑟,我需要你的帮助。”阿尔弗雷德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亚瑟放下红茶,盯着王耀。
“我明白了。”亚瑟拉出一张椅子给王耀坐着,开始进行和王耀对话。
“别害怕。”阿尔弗雷德想揉揉王耀的头,手却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王耀意识到了阿尔的尴尬,赶紧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阿尔弗雷德也回应一个更阳光的笑容,他相信,拉着王耀手的日子终会来临。
TBC

【米耀】利益婚姻

老久以前在贴吧开的一个坑。(ID是核微尘)
ABO设定。
因为当时没啥人看就没写下去了,如今打算填坑。
————————————————————
chapter1
王耀小心翼翼地打开卧室的门,探出半个身子。
眼前是一片狼藉的客厅。
阿尔出去了。
自己也可以松口气了。
王耀走出房间,开始整理客厅,他拾起地上的衣物,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却怎么也抚不平,这不禁让他想到自己与阿尔的感情。
自己和阿尔在一起完全是继父的安排,但是就因为自己对于那方面的排斥让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变得尴尬而痛苦。
王耀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现在阿尔会在做什么呢?可能去酒吧了吧,或者是在朋友家?
当王耀斟酌着要不要准备点醒酒汤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
“你好…我是王耀。”
“我是弗朗西斯,阿尔的朋友,他喝醉了,一直嚷嚷着你的名字,请给我你们家的地址,我来送他回去。”
“可以,可以让他先…”住你家吗?
王耀已经可以想象到喝醉的阿尔弗雷德对自己毛手毛脚的样子的,他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王耀先生?”弗朗西斯有点嫌弃地扛起阿尔,这货结婚搬家也不告诉自己地址,还说什么怕他家小耀被自己吓到。
“好…我把地址发给你。”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有义务维持这段婚姻,王耀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发送短信。
不过在阿尔到家之前,王耀得做点什么。
他把地板上的玻璃碎片清理干净后,找到并打开一个小盒子,拿出里边的抑制剂,熟练地给自己注射。
不久之前,阿尔就因为这些抑制剂和自己闹翻。
王耀将使用过的药品和注射器处理器好来,重新绑了一次头发,坐在大厅默默等待。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门铃被按响了。
王耀打开门,眼前是熟悉的人,和弗朗西斯道谢后,王耀搀扶着阿尔进门,将他暂时安置在沙发上。
阿尔弗雷德不喜欢这样的王耀,尽管他是一个做事周全并且时时顾及自己感受的人,可是他拒绝和自己的过度亲密,这种疏离感hero不喜欢。
但是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一定伤到王耀了。
“耀,对不起,那件事是我的错…”阿尔弗雷德只希望王耀可以骂一顿自己,而不是…
“没关系,我也有错。”
而不是像对待陌生人一样的礼貌和疏离。
阿尔讨厌这种行为,这只能证明,王耀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脆弱得经不起任何考验,尽管的确如此。
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情又开始躁动了。
阿尔弗雷德的脸色不太好看,王耀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就是不愿意触碰他。
阿尔一把抓住王耀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另一手扶在王耀的腰上,强迫王耀靠近自己。
王耀挣扎不过,只能任由阿尔抱着。
“耀就那么讨厌我吗?”阿尔弗雷德双手捧着王耀的脸,盯着他那双躲闪的眼睛。
“我,我不讨厌你。”王耀紧张地咬了咬嘴唇。
阿尔的眼里似乎有一层水雾,王耀心疼地揉了揉阿尔的头发。
“阿尔,别哭…要不我吃点药吧……这样就可以…”王耀想出了办法。
“笨蛋耀。”阿尔抱紧了王耀。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知道,王耀到底经历过什么。
TBC

【billdip】与恶魔交易是一件危险的事

003
    “…哈哈,您在说什么呢…请离我远一些…”bill的触碰让dipper无所适从,他只想找个地方洗干净bill碰到的部位。
    “啊…真的不是吗?那也别离我这么远吧,我得去参加魔王的宴会,你要一起吗?”bill抱起dipper,张开了背后的翅膀。
    “……你的双手没问题!你居然…欺骗我。”dipper气愤极了,但只能瘫在bill怀里。
    “well,你们不是总说恶魔很无赖吗?比起这个你应该更需要解释一下这个东西吧。”bill粗暴地拽下dipper的白色披风,撕裂了白色的上衣,dipper锁骨上的蓝色松树印记格外显眼。
    那是派恩斯家族的标志,他的身份要暴露了。可是因为离恶魔太近加剧的眩晕让他无法思考。
    “不得不说你的相貌很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bill又顺手在dipper的腰上掐了一把,dipper轻呼了一声。
    “声音也不错,对于我,你是出于本能的惧怕吧。对我撒谎,你的胆子也挺大的呢~让我猜猜,你身体的发颤一定很厉害吧,眼前也有些发晕了?亲爱的小松树,你是派恩斯家族的人吧?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新继承人,dipper?”bill直勾勾地盯着怀里颤抖的天使,dipper的额头冒了些冷汗,忍不住地轻/喘,看起来狼狈而诱/人。
    “well,well,已经难受到说不出话了啊,让我来为你减轻点压力吧。”bill将dipper向上托起,不断地靠近,最后吻上dipper粉嫩的嘴唇。
    恶魔的威压似乎有点减轻了,dipper的视线不再那么模糊,但bill似乎并不喜欢浅尝辄止,舌尖不断地探入,dipper被迫和他纠缠在一起。
    bill喜欢这个吻,dipper尝起来比糖果还要甜,但看到dipper一脸茫然,他突然没有了兴致,结束了这个吻。
    “呃…我应该说谢谢?”dipper不知道吻是什么,只知道自己不再像刚开始那么难受。
    “…不客气。”bill的脸色不太好,dipper的反应,哦不,dipper对于自己的吻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他不敢相信,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天使还是那么保守和纯洁??
    “感谢您的帮助,但我不会忘记您的欺骗,我的确向您隐藏了身份,但您也猜出来了,我们都骗了对方,那么算是两清了吧。另外,赔我披风。”dipper没了恶魔威压带来的难受感,脑袋清醒了一点,对于bill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但是恶魔毕竟是恶魔,自己与他永远是对立的。不过dipper是个理智的人,他现在的身份是外交天使,他也不想让bill说自己惧怕他,也不想让bill小瞧他,他应该展现天堂的风度,对于恶魔的恨意除了让自己的身体更加虚弱以外没有其他用处,他也很明白现在自己需要bill的帮助。在这个节骨眼上与恶魔相对抗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只是bill的触碰让他有些反感,他总是觉得这些触碰有些不寻常的意味。
    “怎么?我的触碰让你觉得不舒服?”bill虽然嘴上不忘调侃,但还是把被自己扯下的披风还给了dipper。
    “…”
    “well只是个玩笑,松树你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吧”
    “我不是松树,我是dipper,另外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我叫bill。所以你是天堂派来参加宴会的吧”
    “是的。”
    “你期待这场宴会吗?”
    “我只是代表天堂出席罢了,没什么期待不期待的,再说,期待这场宴会的都是那些想当魔王夫人的少女吧。”
    “well,这倒是实话。魔王大人也到了要立后的时候了呢。松树,你知道为什么要有王后吗?”
    “不知道,地狱没有世袭制,魔王也不需要后代。”
    “你真的不知道?请问新生命是如何产生的?”
    “都是人类死后,根据灵魂划分到地狱或天堂的。”
    “我不是问你这个。well,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懂。”
    飞往城堡的一路上,bil不停地和dipper聊天,dipper越答越敷衍了。dipper总觉得bill这个名字似乎哪里见过,直到到达城堡,侍卫们称呼bill的那一声“魔王大人”让dipper回想起了自己曾经研究过的地狱资料。
    他努力想起几个关键词。
    bill cipher,地狱的新魔王,弱点:未知。
    弱点未知…
    bill感觉到怀里的人突然将僵硬,凑近dipper的耳朵旁轻轻说道:“不要这么害怕,松树小可爱。”
    没错,dipper,你现在应该冷静!!
    dipper从bill的怀抱里挣脱开来,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很高兴认识您,魔王大人,谢谢您的帮助。”
    “不用这么虚伪的,dipper,你的手还是因为害怕在发凉。”bill牵着dipper,也不管dipper是否乐意,把人带到了自己的温泉池。
————————————————————
介绍一下奇奇怪怪的设定。
1.恶魔对天使有威压,恶魔越强,威压越大,天使会出现四肢乏力,眩晕昏厥的现象,恶魔的亲密接触可以缓解(只有接触的这段时间内缓解),亲密接触包括:携带对方身上的东西,触碰,亲吻………(缓解的程度依次增加)
2.天使不可以拥有负面情绪,类似于“恨”“愤怒”,一旦出现负面情绪身体就会有灼烧感,四肢无力。
3.地狱的魔王无世袭制,老魔王死后,地狱的恶魔通过残忍的杀戮竞争选出新继承者。
4.天使的身体需要待在天堂才可以成长,而且至少要待上一段时间(不间断)这也是为什么dipper自从开始处理外交事务后就长不高的原因。
天堂和地狱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全面冷战,但仍有局部的恶魔闹事情况,天堂主张和平,外交天使显得极为重要,尽管dipper讨厌恶魔但不能因为自己的个人情感影响天堂与地狱的关系。(dipper一般采取客套模式,但是bill不吃这一套)